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处女委培生
处女委培生

处女委培生

那一年,LZ还是在那家制衣厂做行政。那一年广东的流动人口越来越少了,招工也越来越困难了,一般的车位还好。那些有技术,能看懂图样的技术车板工资是越开越高,人也越来越难找。跟公司的老总一商议,决定成立一个技术委培生的职务,就是从中专技校的服装专业招一批刚毕业的学生,直接自己内部培养。后面就慢慢的推向一些技术性的岗位。小琴就是第一批委培生中的一个。

  小琴是四川人,应该是祖籍四川。爸爸妈妈长年在广西打工,从小在广西长大,也就顺便报了广东的一家中专技校。刚好LZ去这家中专技校招聘委培生,模样俏丽,活泼大方的小琴在一群长得又黑又丑的广东女孩中脱颖而出跟着楼主进了工厂。

  跟着小琴一起进入委培计划里面一共有16个人,来自4所不同的学校。中专毕业小的刚过16岁,大的也不过18。16岁也就刚刚过用人标准线。既然是委培,又有差不多1年多的培养计划,那么思维敏捷,表达能力是重要的选人标准。其次,以后是做技术管理的,长得也自然不能见不得人。LZ选的16个人基本都是美女,活波大方。而来自四川的小琴更是里面最娇小可人的。关键是四川人基因,使得小琴皮肤特别白皙,个子也就差不多150CM多一点的样子,特别娇小可爱。可惜不知道是不是刚过16岁的样子,还没开始正式发育,胸前只是微微有一点坟起,多了几分可爱,却少了几分美感。

  刚出学校的女孩子什么都不懂,在工厂附近也是人生地不熟。LZ招呼着帮忙安排住宿,带她们逛街买生活用品,顺便也安排和监督她们的培训任务,慢慢的就跟她们熟络起来。因为我管的比较多,生活,工作,学习全部管理,加上又比她们大了10多岁。她们亲切的叫我大叔。

  跟着一群小美女一起,感觉自己也年轻了不少,在小美女的唧唧咋咋中,日子过得特别的快。不知不觉她们到工厂差不多有2个多月了,培训也进行得很顺利。小美女们除了上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就是聊聊QQ,上上网。平时出逛街也都是三五成群的。LZ慢慢也就放松了对她们的管理。

  突然有个周末的早上,楼主被电话铃声吵醒。楼主一看,是小琴打来的:“大叔,我在XX医院,你能不能过来帮我。”小琴的声音显得是那么无助。

  我说:“好的,我马上来!”

  去了医院,我发现小琴躺在病床上,一个护士正帮小琴在挂吊瓶。性吧首发

  我说:“怎么啦?”

  小琴不说话,只是哭。

  傍边护士问我:“你是小琴的家属?”

  我说:“是的,我是他哥。”

  护士说:“哥?男朋友吧!这么点小的姑娘也不知道珍惜点。去把医药费交了。”说完递给我一份病历就走了,那眼神看着我像是看禽兽一样。

  我打开病历一看

  小琴,女,16岁。症状:初次性交,阴道口撕裂3.5公分,出血不止,出血过多晕倒。诊断:阴部缝合术,住院观察7天……我莫名一股心痛,抬头看着小琴,小琴不敢抬头看我,只是哭。

  我下去交了费用,顺便买了点吃的上来。回来的时候,小琴大概是哭累了,已经睡着了。看着小琴如花的脸庞和已经哭肿了眼睛,我轻轻叹了口气。

  我守护小琴打完吊瓶已经是中午了,我下去又买了点吃的上来。小琴已经醒了,呆呆的躺在床上,眼神里全是空洞。我把小琴的床头抬高说:“吃点东西吧?”小琴摇摇头,眼神还是那么空洞。我叹了口气,用勺子舀着沙县小吃里买来的混沌:“来,张嘴!”小琴别过头去,还是摇摇头。我有些恼火:“你再这样,我走了哈,不管你了。”小琴没有说话我又转到另外一边,把勺子送到小琴的嘴边。小琴这才慢慢的张开嘴。喂第二口的时候,小琴明显颤抖了一下,我关切的问:“怎么了?”小琴说:“烫!”我一愣,笑了:“不好意思,没有照顾过病人。”小琴嘀咕了一句:“笨大叔”
  后面我慢慢的吹着混沌,变凉了后才喂到小琴嘴里。吃完后小琴大概是累了又沉沉睡去了。我出去跟工厂打了个电话,没有说实际情况,就说有个委培生生病了,在住院我在照顾着,跟我和小琴请了个假。

  等我打完电话,天已经快黑了。我在外面吃了点东西顺便又带了点上来,叫醒小琴,喂她吃完的时候天已经大黑了。

  晚上护士查房,带过来一个毛巾,一个小盆,一瓶药水:“你是病人家属吧?用盆盛点热水过来,帮病人把下身擦洗一下。记得多洗几遍,小心缝合的伤口”说完,出去了顺便带上了门。(这医院都是单人病房,当然费用也高)我有些尴尬,但是想想事急从权,出门打了点热水,把药水倒在盆里,并试了试温度。打湿了毛巾,并把他拧了半干。拧好后我站起来正好看见小琴看着我,脸通红通红的小声的说:“大叔,还是我自己来吧。”

  我说:“还是我来吧,伤口刚缝合,你最好别动,再说你也看不见,不方便。你不是喊我大叔嘛。大叔照顾侄女天经地义的。”说完,我不等小琴争辩,掀开她下身的被单。也许直接从手术室就抬到了病床上,小琴下身没有穿裤子。不知道动手术把毛毛刮了还是咋的,下面白白的一片,没有毛毛。一根导尿管插在小琴双腿之间的上方。我慢慢打开小琴的腿,露出了小琴的两腿之间的花瓣。小琴的逼是粉红粉红的,逼口连着两边的小阴唇都是粉红色十分的美丽。逼口有点小,依稀可以看见血丝,可惜逼口右下方一道狰狞的通红的伤口破坏了这小美逼的美丽。“真是个畜生啊!”我心里叹了口气。用毛巾慢慢的擦拭着小琴的逼,小琴明显有些紧张,小屁股一抖一抖的,美丽粉红的小阴唇随着抖动慢慢颤动,像只美丽的蝴蝶扑打着翅膀,擦着擦着我的鸡巴不知不觉的硬了……第二天,我跟小琴说我已经跟她请好假了,我一个大男人照顾她还是不方便,要不我调个她同学过来照顾她。小琴又哭了,她说不想她同学知道,她同学会笑话她的,就要我照顾她。没有办法,我只有坚持这个考验我意志力的工作。

  照顾小琴的同时,我悄悄的问了医生小琴的情况。医生开始对我很反感,后来我跟医生说明了情况,医生才告诉事情的原因。小琴属于天生阴道口比较小,而且处女膜又比较厚的那种类型。属于石女的一种,虽然不常见,但是也属于正常范围内。这个第一次性交,如果遇到男方是那种龟头比较粗的,而女方又比较小,比较紧张,没有做好充分前戏的,再加上动作粗暴,是会发生这种事情的。估计这个开始进入的时候,就有点撕裂。女方一紧张,男的又继续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