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取暖运动
取暖运动

第一章
  长春的冷慢慢地逼近心窝,巫小倩慌了。她不断地给南方的死党打电话取暖,死党们说,找个长春男人恋爱吧,没有爱情滋润,女人容易枯萎。这道理巫小倩哪里不懂,只是要找个男人恋爱,真比考研还难。巫小倩英语也就是个二级水平,不似某些人考研考博,轻松上线,如搞一夜情那般洒脱。巫小倩确实有点想恋爱,在冰天雪地里拥抱接吻,较之南方的情调,必定别有滋味。巫小倩记得有一次在乐购超级商场排队买单,遇一超帅型,极具艺术家气质的男人,侧面令人着迷。但是,非常遗憾,这位艺术气质的男人直到买单离开,也没有回头,错过了与巫小倩一场可能死去活来的恋爱。直到如今,巫小倩都在设想一种假如,假如那个男人回头,即便是一晌偷欢,巫小倩似乎也会心甘情愿。
  到后来,到底是想做,还是想爱,巫小倩搞不清楚了。某一天清晨,一种具体的身体需求,使巫小倩屈服了,她对着天花板说,天气凉快了,被子里睡两个人挺暖和,只要他不在屋子里晃来晃去。到处都在结婚,天天有人搞外遇,闹离婚的也不少,冬天太冷了,找个人一起睡吧,天气暖和了,再说拜拜,有什幺大不了的?
  爱情不是东西,可是没有爱情,人活得就不是个东西。所以,尽管巫小倩拍床垫把男人骂遍,爱情这东西,仍乘扁舟在她心头兴风作浪。有时它单枪匹马在黑夜里呐喊,巫小倩辗转难眠,只得把原本属于精神范畴的爱情,转移至肉体领域;有时它在她心里沏一壶茶,默不作声,却搅得她涕泪横流;也有的时候,爱情被某个男人拎着出现了,它细脚伶仃,头大身轻,飘飘欲仙的神态,衬托出男人的坚硬质感,不过眨眼间就被男人的屁股碾碎,填补了床褥的沟壑。巫小倩放眼街心,满街唾弃爱情的面容、东试西探的爪子、捕捉爱情气味的鼻孔,大伙似乎已经达成共识,把精神夹在腋下,虚伪地活着,才是真实。
  某个翻来覆去的夜晚,巫小倩写了一首诗,题目叫《翻来覆去的夜》:
  深夜,十二点十分/搂着妻子的睡了吧/搂着儿子的睡了吧/搂着男人的睡了吧/搂着小妾地睡了吧/服安定片的,药性也上来了吧/即便是那搂着枕头的,也该折腾够了,和枕头一样,沉睡过去了吧/才发现,还没有吃晚饭/家里,只有几根面条/和已经失去水份的青瓜/也许凑合着,能做一碗青瓜面/奇怪的是,到处都在讨论自杀/这件美妙的事情/跳进长江,破冰船一样挺进/在珠穆郎马峰上,摊开双臂飞翔/用所爱男人的领带,套上纤细的脖子/或者是用他的剃须刀,抹向喉管/啊,那时红梅开放,玫瑰开放,牡丹开放,百花齐放/抱着你的情人睡吧/天亮的时候,别忘记穿上衣服/替她打开门,在门缝里挥一下手/抱着你的孩子睡吧/别忘记早点醒来着他的牛奶,鸡蛋/抱着你的小妾睡吧/习惯了,听到响动,不再心惊肉跳/抱着枕头睡吧/一整夜,它决不会翻来覆去,要和你这样那样/或者是没有这样那样,才翻来覆去/天反正是要亮的。
  脸儿光溜如鸡蛋的刘夜,让巫小倩暗吃一惊,她迅速得出一个结论,他是她在长春遇到的继具有艺术气质男人之后的第二个超帅型男人。如果在故事后总结,还可以说刘夜是巫小倩男朋友当中最高最帅的一个。美中不足的是,他的脸儿太光滑了,没有一颗青春豆,没留一根须,即便是那双眼睛,也清澈得纯真。当然巫小倩没想到会和刘夜也会曲曲折折,她边走边和刘夜聊,得知刘夜刚刚毕业,正在考虑工作还是出国。刘夜一路把巫小倩送到家门口,巫小倩不失时机地请刘夜进屋喝茶。刘夜坐定后,抓耳挠腮,像个处男般极不自在。刘夜是不是处男,巫小倩无法判断,但刘夜拘促不安,要不就是心里有鬼,要幺就是对异性接触不多。此时,巫小倩已经喜欢刘夜了,只是巫小倩未曾试过主动勾引男人上床,女性的矜持还有,所以两个人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对耗着。
  过一会儿,刘夜支着耳朵问什幺声音,巫小倩说水笼头坏了,关不牢,滴漏半个月了。 刘夜便起身转到厨房,把水笼头反复拧了几圈,道,老化了,很简单,哪天我给你带一个过来换上就行。刘夜说完又四处看了看,问还有没有别的问题。巫小倩一直盯着刘夜,心想,难道东北人真是活雷锋?第二天下午,刘夜带着新水笼头、扳手、钳子、锤子,叮叮哐哐地进了门。不过,他要巫小倩帮忙,他的手指头受伤了,不得劲。刘夜亮出胡乱缠绑的食指。巫小倩问怎幺搞的?刘夜说,中午菜不够,把手指头切了一块。巫小倩乐了,说我这儿有创口贴,先换一下。刘夜把食指给了巫小倩。
  后来,巫小倩做了红烧鲫鱼、辣椒炒肉、白菜。饭间,刘夜说你家的碗和我家里一模一样,感觉像在家里吃饭。巫小倩听出某种暗示,便笑道,我做的菜肯定没你妈妈做的好吃。刘夜便不客气地说,我妈妈专在家做饭,伺候我和我爸,多少年了,你虽然比不过她,不过,很有潜力。边吃边聊,巫小倩不时被刘夜赵本山式的幽默逗得喷饭,这种挤一块吃饭的感觉很不错,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做了很温情的铺垫。
  巫小倩后来才知道,刘夜也是很单纯地想做爱,之所以找了巫小倩,首先当然是巫小倩吸引了他,其次,对于比自己大五六岁的巫小倩,刘夜无需顾虑,她是个外地人,她即将离开长春,并且,她是个经历丰富的女人,不会像其它小姑娘那般,缠着要嫁给他。也就是说,和巫小倩这样的女人上床,干净利索,无后顾之忧。
  取暖运动(2)
  饭后,巫小倩靠在床头,刘夜坐在沙发上。沙发与床头是并排的,所以刘夜与巫小倩也是并排的。男手臂几乎和女手臂碰触一起。万事开头难,在巫小倩与刘夜的事儿上,也是如此。两个人干耗了二三个小时,往杯子里添了无数次水,到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事情才有一点实质性的进展。那是因为谈到了南方人和北方人的区别,刘夜说南方人的脑袋不圆,前突后凸,并伸手摸巫小倩的后脑勺。巫小倩也伸手摸刘夜的后脑勺。也不知谁手腕用了力,两个人突然抱到一起,滚倒在床。
  这次并不如何美妙,刘夜太过紧张。
  完事后,两人基本上失去了联系。巫小倩打刘夜手机,都是关机,她开始怀疑刘夜是个专搞女人的骗子。想到骗子这个词,巫小倩有点脸热,她有什幺理由说刘夜是骗子呢,她也只是想和刘夜做一做而已。但女人的心理就是这幺怪,一旦发觉男人不在意自己,很自然就认为男人是骗子。但巫小倩很快就笑了,磨着牙想道,谁骗谁,还真说不准,不就是一场取暖运动幺,没必要费那幺多脑筋。
  大约一周后,刘夜来了。这次珠联璧合,妙不可言。刘夜自豪地说,我以为我真不行呢。然后他说起他的历史,处男之身在十八岁那年,给了抚顺的一个小妓女,在车里硌痛了腿,两年前和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开了一次房,这便是他所有的两性经验。巫小倩,说,把第一次给妓女,太亏了啊!刘夜说,这就是我们八十年代人和你们七十年代人的区别。第一次不是什幺宝贝,给妓女省事多了,我敢说,很多人一辈子为第一次的事耿耿于怀。对于这个问题,巫小倩有点诧异,倒没去深究,聊了些无所谓的事情,然后说再见。如此反复持续了半个月,某一天,刘夜裹着被子敲开巫小倩的门,两人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同居,开始了肆无忌惮的取暖运动。后来发生的事情,更是出乎巫小倩的意料之外。
  这里稍微说明一点,巫小倩呆在长春,是为了完成一部报告文学作品,采访、收集资料,熟悉人物,与长春某着名企业家面对面的交流,这些完成一部优秀报告文学作品之前的工作,巫小倩打算花费半年时间。很不凑巧的是,感情生活一向丰富的巫小倩,在这个半年时期内,正好跌入一个真空时期,连救命稻草型的男人都没有,更甭提暖心窝的爱了,其寂寞可想而知,于是巫小倩对身体的温暖陷入空前的渴望。她掘好了陷阱,等待猎物,没想到掉进刘夜这样身强体壮、激情澎湃的雄性动物,算是雪中送炭。巫小倩内心里的窃喜自不待言,刘夜的出现,简直是老天对于巫小倩几个月冰冷肉身的怜悯。巫小倩频繁地热身,以至于刘夜有了意见,说巫小倩根本不管他的身体能否承受,拿他当取暖工具,只顾满足自己。巫小倩暗自一想,便有点惭愧,需求如狼似虎,真的是年纪来了。于是巫小倩收敛了,但是刘夜却正在势头,宛如打娘胎出来,便一直挨饿,这会儿放开肚子狼吞虎咽。这样一来,两人势均力敌,半斤八两,一个月下来,几乎是水乳交融。这一交融就坏了,主题有变,渐渐偏离初衷,本来干净利索的事情,也麻烦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打刘夜卷了铺盖进门,屋子里一下子拥挤了。取暖运动如火如荼地开展一段时间后,一向喜欢清静的巫小倩就开始烦躁。刘夜是个不爱读书的人,热衷于玩电脑游戏,张口“我妈说”,闭口“我爸说”,似乎还未断奶,这种嗷嗷待哺的依赖,让巫小倩心生鄙夷,她怀疑这具一米八三的躯体的结构内容,是纸糊起来的。刘夜有意在外面居住,本是想学会独立,却总是将父母挂在嘴边,说明他有家庭温暖,也说明他在心理上根本没有独立意识。刘夜的身体无疑是火热的,但这种热,仅是肌肤之热,要让巫小倩的心热起来,刘夜还欠火候。所以每回身体磨擦取暖之后,巫小倩就想独自呆着,又不好意思开口叫刘夜走,尤其是让他卷着铺盖走,怕态度过火,伤刘夜自尊。于是巫小倩只得忍耐,等待适当时机。时间和空间被刘夜打得零碎,巫小倩失去了创作的整块时间,心里的焦灼影响了取暖运动的正常延续。很多时候,巫小倩觉得莫名其妙,居然让一个陌生男人进了房,上了床,并且朝夕相处。
  以前,巫小倩认为,要干掉爱情,最好的办法是和对方睡觉、生活,那幺,对于这种取暖运动,自然是不消几回,就可以灰飞烟灭。巫小倩熟知自己的身体,取一阵暖,可以维持一个季度。头一个月内,她可以不手淫,一个季度之内,基本不想男人。刘夜不坏,脾性也好,巫小倩虽谈不上爱他,但和他的取暖已成惯性,竟没有更大的力量从中抽身。
  巫小倩与刘夜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彼此的交流,经常是没有一窍相通,两人惟一共同所干的就是取暖运动。事情转折于某天夜里,巫小倩和刘夜像所有在一起呆久了的情侣那样,辩驳与争论,巫小倩为刘夜的固执所激,把屁股对着刘夜。这边刘夜道歉完,去抚摸巫小倩,巫小倩厉声喊道,别碰我!刘夜缩回即将作案的手,小声嘀咕了一句,巫小倩霍地坐起来,声音冰冷,如压缩饼干,高度浓缩了她当时的愤怒、羞辱、委屈、痛恨等诸种因素, 缓慢地说,什幺,你说什幺,你再说一遍。借着进行取暖运动时必备的桔黄灯光,刘夜只见巫小倩半低着头,翻着眼白,神情如《午夜凶铃》里的女鬼,刘夜陡地紧张了,心里升起一股寒气,想含糊过去,巫小倩一把掀开了刘夜的被子,刘夜自我保护意识很强,立刻蜷曲双腿。巫小倩这时开始咆哮,滚,给我滚,是呀,我是被很多人摸过呀,不用你稀罕!头一回见巫小倩怒成这样,刘夜知道祸惹得不小,更紧张了,坐也起来,尴尬地有些话不成句。巫小倩见他嗫嗫嚅嚅的,脸上便挂了些轻蔑,继续说,咱俩就是嫖客和婊子,说你是嫖客是抬举你,说你是鸭子恰当点。刘夜在巫小倩这里白吃白住,腰一软,无言以对。但是这半夜三更,天寒地冻的,卷起铺盖回家,父母问起来,不好回答。刘夜是个极有韧劲的人,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口干舌燥,让巫小倩相信他那句“谁稀罕,不知多少人摸过”的话,是口无遮拦,说话不经大脑,属毛头小子常犯的毛病,于是巫小倩与他言归于好。那时窗户微微泛白,能听到赶早市的脚步声,巫小倩才释然睡去。一觉醒来,发觉刘夜行李包已打点好,正坐在沙发上发呆。巫小倩一愣,立马发现成她小看刘夜了,她从前对刘夜的了解,不过是九牛一毛。巫小倩甚至觉得,刘夜有点奸诈了。
  取暖运动(3)
  我要走了。刘夜说了一句废话。巫小倩翻身朝里。听到门被带上的声音后,巫小倩坐了起来,心里一阵如释重负后的清澈。她在空荡荡的床上打了几个滚,骂了一句“傻逼”,哈哈大笑。接下来的几天,巫小倩一副吃饱喝足精神好极佳状态,创作非常顺利,很自然地冲破了一个障碍,基本上没有时间难过,或者想念刘夜。在某种意义上,刘夜只是个加油站,或者是一堆寒夜的柴火,她加足了油,取够了暖,开始继续前行。刘夜除了帅,青春勃发,几乎没有巫小倩欣赏的东西,青春激情享用了,就是饿后吃饱了,好比钱,挥霍痛快了,再努力去赚就是。不过,肌肤上残留的温暖,偶尔会在巫小倩心里划过,如流星。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有点像剧情的高潮,听起来都很煽情。某个清晨,巫小倩正在梦中,敲门声敲碎了她的好睡。巫小倩问谁呀,外面人就是不应,只是敲门。这时,巫小倩猜到八九分,心里一阵欢喜。刚打开门,就被一股寒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裹了。巫小倩被刘夜裹得透不过气。当刘夜身上的雪花融化,外衣变得湿漉漉,他才松开巫小倩,哑声道,我要娶你。那情那景,令巫小倩恍若梦中,头一回享受到作为一个女人的荣耀,她完全怔住了。并且,刘夜的眼泪为他佐证,他是真心的。既便巫小倩毫无嫁给刘夜的愿望,这个时候,她也幸福了。于是他们像一对真正相爱的夫妻那样,钻进被窝里,连续两次取暖后,刘夜开始回忆和巫小倩的点点滴滴,得出一个惊天动地的结论:我才意识到,我其实早就爱上你了!
  这幺一来,两人的关系便有了实质性的转变。在取暖运动上,两人都极力想让对方温暖舒服,而不是像从前那样,只顾自己。这期间,刘夜试探过父母,假如找一个巫小倩这样的女人,他们会有什幺反应。父亲听了,说得很委婉,给刘夜灌输找年轻漂亮、出身好的女孩子的观点,认为将来毛病没那幺多。母亲的态度则相当激烈,立刻把巫小倩这类女孩子枪毙了,并且对刘夜发出了警告。刘夜不想让父母伤心,也惦记着出国读书还得掏尽父母的积蓄,怕断了前途,因而表明自己并没有想找那样的女人。刘夜父母的态度自然在巫小倩的意料之中,巫小倩虽没打算真嫁给刘夜,但这种“拒之门外”,自尊多少有点挫伤。巫小倩心里的那星微小的激情火花,也熄灭了,重新回归了取暖心态。巫小倩心里默算了一下,离开长春,也就是三四个月的事情,刘夜想结婚的冲动,肯定也将烟消云散。
  刘夜的脸上突然有了扎人的东西,巫小倩伸手摸了一圈,惊喜地捧住那只“鸡蛋”,大声喊道,你长胡子了!刘夜笑道,我本来就有胡子,只是怕显老,天天剃。巫小倩又将“鸡蛋”摸了一圈,喜不自禁,胜过喜欢刘夜本人。刘夜说,三天没剃了,我打算留起来,这样可以缩短咱们之间的年龄差距。我得尽力向你靠拢嘛,对不对?我都是有媳妇的人了,脸上要是还寸草不生,会被人小瞧的。长出胡子的刘夜,看起来的确要成熟许多,像那种能承担点责任的男人。那些胡子,又似乎是生长出的承诺,令巫小倩心添踏实。刘夜,留着吧,我喜欢你留胡子,再说,留胡子,性感呢。刘夜听了,二话不说,钻进巫小倩的衣服里,巫小倩开始咯咯直笑,没几秒钟就开始呻吟。
  对于夫妻生活最初的模拟,新鲜中带点甜蜜。巫小倩挽着刘夜的胳膊穿过马路时,觉得那马路比平时要窄了许多。他紧攥着她的手,似乎是她的轮子,带她滑过街面。她神采飞扬。刘夜没工作,没钱花,也很是替巫小倩省钱。他比较支持她买萝卜白菜,而巫小倩对于嘴巴总是很慷慨,刘夜只能稍加阻拦,买啥吃啥,还是巫小倩作主。对于刘夜的这种节俭,巫小倩怪不是滋味。既觉得他好,又觉得他窝囊,继而想到生活的每一分钱都是自己支付,心里头便涌起一股疲惫。每回在菜市场,刘夜规规矩矩地跟着,一副鞍前马后的样子,两只大手总是义不容辞地拎起菜来,巫小倩一面暗底里反感刘夜惟命是从的样子,一面又被那他双大手的劳动抚平了心中的不快。刘夜是真未断奶,在家厨房都没进过,啥也不会,买菜回家来,巫小倩还得把生的弄熟,把熟的摆弄好。有很多次,巫小倩思考过这种生活的意义。她完全知道没有任何结果,似乎都是冲着刘夜的“结婚”二字,她甘愿做一回别人所说的“傻逼”。
  没多久,刘夜觉得没有必要总陪着上市场买菜,变得恋床。巫小倩死拉活扯把他弄起来,但强扭的瓜不甜,心境大不一样。后来巫小倩也发现,一个人去买倒是干脆。干脆了几回后,巫小倩有点窝火。刘夜未断奶的症状越来越明显,吃麦当劳时,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个成年男人的影子,眼神涣散,只有说“我还要吃一个汉堡”时,眼神聚集在巫小倩身上,神态颇有些楚楚可怜。
  巫小倩被街头的烤玉米吸引,很馋,也想刘夜能买一根给她——刘夜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可是刘夜一把拉开她,表情令巫小倩费解。巫小倩说,干嘛,不就是一根玉米棒子吗?你连一块钱都舍不得花吗?巫小倩想起从前和别人拍拖,别说是玉米棒子,就是龙虾鲍鱼,也会让她满足。眼下这个刘夜,就算是她请他进稍为高档的餐馆,他也会扯着她的袖子,急急地离开。这恋爱谈得太窝囊了,难听点说,就是贱。巫小倩恨恨地掉眼泪,刘夜说,我是不爱吃玉米棒子的,我不知道你爱吃啊。刘夜回头要去买,巫小倩道,没胃口,你自个吃。巫小倩火越窝越大,心都快烧焦了,可都是自找的,没有谁拿刀架她脖子上,刘夜一开始就是这样的情况,她不是不知道。后来巫小倩变得爱发脾气,总让刘夜莫名其妙,巫小倩终于喊道:刘夜,我不是你的妈!刘夜说,你当然不是我妈,我也没当你是我妈,不过,我妈朝我爸发脾气时,就你这样儿。晚上睡觉,取完暖,刘夜郑重地说,小倩,相信我,我一定能赚钱养你,而且很快就能。
  取暖运动(4)
  女人要哄,刘夜是摸清这条路子了。大事小事,不管谁对谁错,一律是刘夜哄巫小倩。刘夜也把这哄人活玩得很在行。所以一路下来,自然没有过不去的坎,显得彼此很是和睦融洽,颇有天造地设的感觉。而且,每次见面,刘夜总会带点小东西,比如雪糕,或者糖葫芦,把巫小倩疼得高高兴兴,如果说巫小倩先前还没有嫁给刘夜的打算,这会回儿,就有点那个意思了。
  电视突然断电的时候,巫小倩翻抽屉,搬凳子,刘夜说你干嘛去?巫小倩道八成是保险丝又断了,我得重新接一下。刘夜一把抢过巫小倩手中的家什,说,让我来。听起来如顶了炸药包那幺壮烈。巫小倩住的房子太旧,保险丝时不时得拨弄拨弄,用钳子拧几拧,有较长一段时间没出毛病了,也算是一个奇迹。以前,每回弄那保险丝,巫小倩都想灌几口白酒壮胆。家里有个男人就是不一样,虽然是微不足道的活儿,主要是刘夜他正拿肩膀让她靠,正拿胸膛让她依,这种精神,不是事大事小可以衡量的。只是,巫小倩没想到,这幺小的一件小事,刘夜愣是把它拨弄大了。
  话说刘夜捏着钳子站在电阐前(刘夜身高一米八五,用不着搭凳子),对着几条歪歪扭扭的东西仔细思量,他遇到难题了。这玩意儿,不似得修水笼头,弄不好,会电死人。况且,刘夜修水笼头那取得成功,完全得益于他住宿舍时的实践经验。巫小倩正仰视着,眼睛里洋溢着幸福之光,刘夜骑虎难下,事关面子问题,电死也要撑下去。
  小倩,哪个阐是你房间的,我先把它关了。
  就你左手边那个。
  这个幺?
  我看看,唔?好像是。
  到底是不是?
  是,不会错。
  刘夜把电阐往下拉的时候,电阐噼噼啪啪直冒火星,吓得刘夜迅速地推了回去,推回去的时候,右侧的几个小阐啪啪冒出星点火花,刘夜又赶紧往下拉,又是一阵噼噼啪啪,如此上下反复三次,刘夜将电阐开关于中立位置停住了。
  怎幺冒火?刘夜大为不解。
  我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没事,把保险丝接上就没事了。巫小倩笑道。刘夜便用试电笔探了探,确信断了电,才将两根保险丝搭上,正用力将它们拧成一股绳的时候,楼上下来一位老太太,怨气冲天,说,咋回事昵?我那正洗衣服昵,洗衣机一会转一会不转,我说,你们这是干哈捏?啊呀,你们,怎幺把整栋楼的阐都给拉了呀?把人家电器烧坏了咋整呀?老太太一口气说一长串,最后一句话把刘夜整傻了,他飞快地估摸了一下整栋楼的电器价值,怎幺着也得赔个五万八万,这一惊吓非同小可,他居然敢朝巫小倩使用霸权语气了,两人在楼梯口吵了起来。
  你干嘛让我拉这个总阐?我不是问你好几遍吗?
  我也搞忘了,你没看到旁边还有个小阐?
  哪管哪,我怎幺知道?是你在这儿住,又不是我。
  你就会添乱,我自己三两分钟就弄好了,真见鬼。
  好好好,我错了行不行,我错在不该相信你的话。我原本打算拉旁边那个小阐的。
  这件事使刘夜诞生了一句名言:相信女人,就是相信错误。刘夜不敢再动电阐,他主张找小区管理处来处理这事。刘夜为那未知的被烧毁的电器紧张,眼下住户们都去上班了,等他们下班回来,天知道这祸闯得有多大。总之,刘夜五内俱焚,却得强装镇定。这幺一件小事,搞砸了,在女人面前丢脸不说,重树威信,工程也不会比三峡截流小啊。
  老太太刚走,一妙龄女子,人到声到,尖声喝道,你们什幺人,怎幺敢乱动我们的电阐!电都断了,怎幺办!一听便知来者不善,不善的来者一只手叉腰,满头卷发被震得直打颤。这东北小娘们顿了一顿,咚咚咚咚跑下阶梯,踮起脚尖把电阐推了上去,嘴里也没闲着,道,好好的,瞎整啥呀,吃饱撑的!刘夜本来便丢尽脸面,窝一肚子火,这回被小娘们一激,火势腾地旺了。你骂谁呢骂谁呢!刘夜一只手钳住小娘们的胳膊,小娘们被动了机关似的,音量迅速拔高,喊道,干嘛呀,打人呀?快来看呀,打人呀,我在自家门口被人打啦!巫小倩见状,赶紧把刘夜扯到身后,对小娘们说,你真是欺人太甚,血口喷人啊!小娘们劲头更足了,说,谁欺负谁呀,你搞清楚没有?你们两个人欺负我一个人,我胳膊都紫了!
  小娘们那张嘴关不上阐,词汇量极其丰富,源源不断地冒出来,刘夜一急,东北人的倔劲也上来了,他怒吼一声,我干死你!刘夜真要动手打小娘们,巫小倩死抱住刘夜,被刘夜用力一甩,脑袋撞到墙上,额头当即血流不止。这边小娘们往楼上狂奔,打电话找救星去了。
  巫小倩伤得倒不严重,血很快就止了,贴了两块创口贴。刘夜把门反锁好,叮嘱巫小倩不要吭声,假装家里没人,否则局面难以收拾。巫小倩哭了。刘夜抱着她,她感觉他的心跳得相当剧烈,便知道他有些惊慌。
  刘夜,我怕,他们要是砸了门冲进来怎幺办?
  万不得已就打110报警。
  那本书说没错,《千万别惹东北人》。你这里还没动手呢,她那就喊疼了。
  巫小倩真是开了眼界。小娘们搬的救兵会怎幺做,巫小倩完全没有把握。她惧怕的,和刘夜惧怕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巫小倩怕东北人不讲理,真把门砸了,再来砸她,而刘夜是怕居民们下班了,发现家里的电器烧了,纷纷来讨债,再有,万一那小娘们提前报了警,揭发他俩未婚同居,处罚款不说,最怕通知父亲来领人,伤了父亲的心,那就更完蛋了。总之事情已经开了锅,就看他们怎幺把刘夜扔进去煮了。
  取暖运动(5)
  果然,楼梯口很快便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不一会儿,脚步声和人声一起涌向门口,紧接着门被擂响了,夹杂着男人和女人的怒骂声。大人不在家,欺负咱家小孩,啥男人呀,你出来,出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一个男人在外头极为凶狠的吼叫,女人在附和,门被拳打脚踢,发出惊心动魄的声音。
  巫小倩小声说,那小娘们要是小孩,你刘夜也是。她紧张得手心出汗,心快嘣出嗓子眼了。
  小倩,这几晚我必须去同学家住,未婚同居抓了要查处的。你放心,你一个女的,他们不会对你怎幺样的。我不在